欢迎使用吾有,我的许可证转发

时过境迁,2018年11月,伯恩光学被曝出一夕之间减去5000名临时工。是否有这么多人不得而知,但一位叫周东的年轻人,自称就是在那时被辞退的。那天,离下班时间还有5分钟,负责质检的他正在检查最后几块玻璃,车间主任突然过来通知,这个车间的小时工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周东此后也想过伯恩光学优化员工的原因。在他看来,伯恩光学是帮苹果做手机玻璃的,既然苹果的销量减少了,伯恩光学自然订单也少了。陈锐是两年前进入伯恩光学的,一直在“苹果A厂”精磨部工作,精磨和粗磨、精雕部门一起被看作是最苦最脏最累的部门,很多人都不愿在这里工作。不过,陈锐觉得与2017年相比,今年明显事情少了很多,“2017年每个月只休两天假,半个月休一次,现在是每个月必须休4天了,强制性的。”在平时工作中,苹果厂还与其他厂存在差异,“现在是每天工作10个小时,其他厂最多有11个小时的,加班费每小时48元,算下来每个月少了1000多元。”陈锐的哥们儿也是伯恩光学的员工。他刚来不久,这次春节没有买到合适的票回家,准备在这边待着。他感叹自己没有赶上好时候,以前过年加班是三倍工资,几天就有几千元,今年伯恩厂没有加班费了,因为“没事情做”。“没事情做”是现在很多代工厂员工的深切体会,事情少了,工资就少了,曾经最看重的高工资也不再拿得出手。之前被辞退的小时工周东就对现在的工作更加满意。在伯恩光学的时候,他的薪资是23元一小时,每月扣完“五险一金”还剩4000多元。2018年11月从伯恩出来后,他就到了深圳福田保税区一家半导体公司。按照他的说法,“和伯恩比起来,这里上班跟玩一样。”尽管伯恩光学受苹果影响而出现减员,但陈锐预计,今年春节后应该还是会有通宵排队求职的情况,“年底走了很多人,而且每年都有通宵排队,今年可能也有。”伯恩光学的招聘处也将招聘声明摆在街边,工作人员站在咨询处,随时等待求职者。

 

test

价签转发

时过境迁,2018年11月,伯恩光学被曝出一夕之间减去5000名临时工。是否有这么多人不得而知,但一位叫周东的年轻人,自称就是在那时被辞退的。那天,离下班时间还有5分钟,负责质检的他正在检查最后几块玻璃,车间主任突然过来通知,这个车间的小时工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周东此后也想过伯恩光学优化员工的原因。在他看来,伯恩光学是帮苹果做手机玻璃的,既然苹果的销量减少了,伯恩光学自然订单也少了。陈锐是两年前进入伯恩光学的,一直在“苹果A厂”精磨部工作,精磨和粗磨、精雕部门一起被看作是最苦最脏最累的部门,很多人都不愿在这里工作。不过,陈锐觉得与2017年相比,今年明显事情少了很多,“2017年每个月只休两天假,半个月休一次,现在是每个月必须休4天了,强制性的。”在平时工作中,苹果厂还与其他厂存在差异,“现在是每天工作10个小时,其他厂最多有11个小时的,加班费每小时48元,算下来每个月少了1000多元。”陈锐的哥们儿也是伯恩光学的员工。他刚来不久,这次春节没有买到合适的票回家,准备在这边待着。他感叹自己没有赶上好时候,以前过年加班是三倍工资,几天就有几千元,今年伯恩厂没有加班费了,因为“没事情做”。“没事情做”是现在很多代工厂员工的深切体会,事情少了,工资就少了,曾经最看重的高工资也不再拿得出手。之前被辞退的小时工周东就对现在的工作更加满意。在伯恩光学的时候,他的薪资是23元一小时,每月扣完“五险一金”还剩4000多元。2018年11月从伯恩出来后,他就到了深圳福田保税区一家半导体公司。按照他的说法,“和伯恩比起来,这里上班跟玩一样。”尽管伯恩光学受苹果影响而出现减员,但陈锐预计,今年春节后应该还是会有通宵排队求职的情况,“年底走了很多人,而且每年都有通宵排队,今年可能也有。”伯恩光学的招聘处也将招聘声明摆在街边,工作人员站在咨询处,随时等待求职者。据介绍,求职只需填一些基本信息,登记一下身份证就可以直接在招聘处等候面试,面试成功后第二天就直接上岗。而且各厂都有招工需求,“招的人还多,各厂都要。”1月3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伯恩光学副总裁闫殿军,试图了解公司目前的情况,但闫殿军表示自己“不负责这个事,也不清楚该找哪位”,随后便挂断了电话。之后,记者又试图联系伯恩光学惠州厂的人事部经理叶尧,但多次拨打后仍无人接听。●市场影响:供应链公司已受到拖累关于市场对新款iPhone的需求的担忧也终于得到了官方证实。1月3日早间,苹果CEO库克在一封致苹果投资者的信中,下调了公司对2019年第一财季(即2018自然年第四季度)的业绩预期,将营收从此前预测的890亿~930亿美元下修至840亿美元,毛利率从38%~38.5%下修至38%左右。库克在信中称:“我们预计一些新兴市场会出现经济疲软,但事实证明,这比我们预计的影响要大得多。新兴市场主要体现在大中华区市场,大中华区iPhone营收不及预期,导致公司整体营收不及预期,并导致营收同比下滑。”与此同时,天风证券(6.840, 0.00, 0.00%)分析师郭明錤在近日发布的苹果研究报告中,将iPhone 2019年一季度的出货量自3800万~4200万部下修至3600万~3800万部,原因在于新机型需求在中国与新兴市场不如预期。来源:每日经济新闻每经记者 王晶 任芷霓 每经编辑 文多“手机之王”苹果正在遭遇“中年危机”。美国东部时间1月29日,苹果发布了2019财年第一财季报告。数据显示,公司当季营收为843亿美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199.65亿美元,同比下降0.5%。这艘由库克掌舵的大船在商海中遭遇减速。而在此之前,苹果采用了减产、降价等策略,意图扭转战局。作为苹果产业链上的“巨头”,富士康和伯恩光学在苹果的策略调整中首当其冲。苹果打个喷嚏,供应链就感冒了。“苹果销量下滑,我被辞退了。”“从(2018年)10月初到现在,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不用加班。”1月中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富士康和伯恩光学时,听到不少这样的说法。●观澜工厂:工人几个月不用加班了出入园区都必选刷卡或者刷脸才能通行的深圳富士康工厂戒备森严,散发着一丝神秘的气息。